zukira

不混圈,喜欢自己喜欢的,偶尔摸摸鱼

[山花]银河铁道之夜(上)

渣文笔,瞎摸鱼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欢迎来到SH1895号列车,我是列车长,你们可以叫我花先生,我在列车长休息舱内,有问题欢迎来找我哟!”

清脆的少年嗓音在车厢内回荡着,明明声音不是很响,却能在一片嘈杂中清晰的传入每一个角落。



这是哪?

白敬亭强作镇定地环顾四周。

听那位花先生的意思,这儿......好像是列车里。可如果这是列车箱的话,不免也有些太过豪华了吧。

座位的椅面是红色天鹅绒的,里头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填充的,坐上去软软的十分舒服;车厢顶用暖色绸带装饰着;地上铺着干净的羊毛毯子;可翻折的小板子上不知何时已准备好了饮料和小甜点.......

欸?小甜点的味道好像还不错吗?

不对不对,现在问题是这到底是哪儿呀!


白敬亭拿起板子上的纸巾,仔细地擦去嘴角的奶油。他撩起窗前的遮光板,想看看窗外的景色能不能告诉他他到底身处何方。





我一定还在梦里......

白敬亭望着窗外喃喃出声。

这景色太美了。
这片星河太美了。
美得不知如何用语言去描述它,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喟叹。

突然,星河中那些散发着白色光辉的星辰慢慢的、慢慢的向星河中央靠拢,一个巨大的漩涡也渐渐的成了型。它不断的旋转着、跃动着,像是有生命一般。

白敬亭整个人扒在窗上,那漩涡就像自带胶水一般将他的目光死死黏住。

清脆的嗓音顷刻间又钻进了耳中:“2001号乘客请注意,您已到达目的地......”

紧随那声音而来的是一道刺眼的白色光芒,白敬亭连忙捂住了眼睛以避受其害。

“请收拾好您的随身物品从后门下车。”



白敬亭再睁开眼时光芒已经完全消散了,窗外景色又变回了平静美丽的一片星海,唯一不同的,是他斜前方那位乘客不见了身影。

想来他就是“2001号乘客”,已经下车了。


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古怪,可他心里却又觉得这一切是合情合理的。

得去找列车长,就是那位花先生去问一问。

白敬亭心想。




“请问您是.....花先生吗?”
白敬亭的声音微微颤抖着,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少年。

少年长得很好看,相貌和清脆的嗓音完全符合,嘴角有可爱的梨涡,一双眼睛虽不算大里面却好似盛满了星星,一笑起来便能甜到人的心窝里。

他有多久没见过这双眼眸了?

十年?
十五年?
还是二十年?

他记不清楚,但是确确切切的知道,这是他许多年前弄丢的、寻了许久也再没寻回的那双眸子。




“花......花先生,请问这里是哪儿?”

面前之人扬起可爱的笑脸,似乎是不认识他:“你不是自己买了车票的嘛?怎么会不知道呢?”

“抱歉,我没买过什么车票。只是,只是一睁眼便发现自己在这里了。”

“欸?这样的吗?你等下,我看看啊!”

少年睁圆了眼睛,有些惊讶,从一旁的柜子上掏出一本破旧的笔记本,开始翻找起什么来。



“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“白敬亭。”
“你这个名字我有些耳熟哦。”
“是吗?”
“是哦。”
少年手上的册子发出哗啦啦的声响,因为太过于破旧,看上去就像是下一秒便要散架的模样。



“我认识你吗?”少年翻到某一页,蓦然停下了动作,盯着上面的字,音调沉了一个八度。
“我想......是的,我们认识。”
“你不记得了吗,魏大勋。”
“我不记得了.......”

TBC



JaneMere:

打光练习全部。

每个打光的详细解释见这里:https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247727960679030


烟潮:

下洋:

原来如此。
弱国无外交,感谢中国越发强大。
所以那些挑事儿的可长点心吧,别一天到晚没事整事。

燕余:

“看到我们的国家这么‘流氓’我就放心了。”
比心
有想写老王耍流氓的文的冲动